女孩飞到月亮上


爷爷



融化


台北斑马线

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,就像他们也看不见我


我必须徒步穿越太阳系

by 艾迪特·索德格朗


给时光一把尺子

我是一个有很多只用了一页的本子的人,这一页往往都是我一个伟大的计划。这些本子我无法直视,也无法丢弃。每翻开一次他们就提醒你,那些惨烈的未完成的雄心壮志。 每当发现计划失败,我都会一边责备自己一边开始一个新的计划。这个时候,你的心里万念俱灰和踌躇满志并存,生命的激情恐怕也就在这计划写完的一瞬间。啊,我又将迎来一个全新的人生。 不好意思,人生不是游戏。尽管你下定了决心重新做人,这一次一定好好如何如何。但对过去的全盘否定并不会让你轻装上阵,时间长了,你反而会因为触摸不到真实的过往而陷入惶恐之中。 半年前开始接触生命之花,后来参加了100天,开始每天三件事的打卡。 从第一次在新精英愿景办公室里画下2015下半年生命之花开始,到现在1月份的生命之花。经过几个月的磨练,现在的计划比以往切实多了。但是打卡100天,我自己并没有感觉到实质性进展,很多时候还是会因为看到别人的进步而焦虑沮丧,觉得掌控感低。之前并不清楚为什么,直到最近重新用本子记打卡和反馈,并且加入月计划小组看到大家进行周计划的复盘。 有一种杂技,是一个人在高处的秋千上倒挂摆动着,另一个人从地面的跷跷板或者弹簧弹起来,上面的人把他接住。做计划有类似的感觉,现在的你在地面上,计划中的理想状态在高处。我们设定一个高度,然后自己跳上去。杂技表演之所以能够成功,是因为他们在多次反复练习中,知道了自己能跳多高。而我们做计划的却常常出现这种情况,让秋千挂的高高的,望着秋千说,啊!你真高,真美!你等我,我会跳上去的。然后你练了三天,走掉了。 有时候不是目标设定的太高,而是你根本不知道或者不在乎这个目标设定得高还是低。没有对时间和完成度把握,我们有的只是制定计划那一瞬间的快感,和低效带来的沮丧。恐怖的是,如果你不意识到二者的存在,它们可以一直友好相处下去。甚至在“一天”这样短的时间单位里,你的计划的幻想和执行的现实依旧是分裂的。我在100天曾经做过一个很复杂的成长日记表格,后来没有坚持。导致打卡只有早上的部分,对于完成状况并没有认真反馈。那段时间我就是每天打卡的时候觉得生活很美好,然后把它抛诸脑后,该干嘛干嘛,第二天继续美好的打卡…… 当你随便许下一个愿望,当你疲惫不堪地完成一个任务,当你定下一个又一个目标心里却依旧茫然……仔细想想,这种分裂是多么常见啊!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没有复盘。 复盘就是检视计划完成的状况,并且调整下一步的计划。清楚自己的效率、事情的推进,触摸你和目标之间真实的距离。就像你弹跳过后得看看你和秋千之间的差距,打过靶子之后得去看打到哪里了。越及时深入的反馈越能建立对于时间和事情的感受,缩小脑中设想与现实落实之间的距离。慢慢的,你能掌控半个小时、两个小时、半天、一天甚至更久,生活也向你展现越来越真实又可爱的一面。 就是这么简单。撒网过后收网。一个认真的计划后面请同样认真进行一个复盘。或者你就不那么好意思给自己定下天大的目标,或者你要开始学会放弃一些事情,或者你突然发现了自己最有效率最有价值的地方。总归有了复盘,你的计划就会越来越顺手。二者合璧,是你给时光的一把尺子。 年计划、月计划、周计划、日计划,日复盘、周复盘、月复盘、年复盘……搭起一个阶梯,到高处的秋千上去。


孩子,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

最终,我放弃了,我们都放弃了。陪着那个孩子的,只剩下万能的机器猫。


即使心痛,也别忘却星空

Um De Nós(One of Us)